港應具AI遠瞻視野

近年 Google 開發的 AlphaGo 人工智能糸統(AI),擊敗圍旗前世界冠軍南韓的李世乭,引起不少關注。

很多人以為人工智能是計算機的最新發展,其實人類很久之前便想建造一些像有生命的機器,這種願望深深植根於西方文化中。早於十三世紀,歐洲已有人創造會說話的機器(Talking Heads)。在文藝復興時期,達文西於1495年的手稿中繪畫了一個仿人型機械人,設計成中世紀盔甲騎士的模樣,可以坐起、擺動雙手、搖頭及張開嘴巴等,被稱為達文西機械人(Leonardo’s Robot)。

在七十至八十年代的硬件和網絡速度都相對落後,但對人工智能的發展目標訂得太高,一些國家級項目都以失敗告終,很多人對人工智能的發展和研究感到失望,這段時期被稱為「AI之冬」。IBM深藍(Deep Blue)計算機在1997年戰勝國際象棋世界冠軍卡斯帕羅夫後,人工智能再次得到注視。

由九十年代起,計算速度和內存容量每十八個月便翻一番,計算機性能以指數式增長,逐漸克服人工智能的基礎性運算障礙。對人工智能極度樂觀的代表人物,現為Google總工程師的雷蒙德庫茲威爾(Ray Kurzweil),曾預言到2027年,用1,000美元可買到超越個人智能的計算機;到了2050年,1,000美元便可買到超越人類大腦智能的計算機。

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的大腦和心智研究所,於2005年5月成立藍腦計劃,試圖通過對哺乳動物的大腦進行反向工程,創建一個電路合成的大腦,用作研究大腦結構和功能的原理,藍腦計劃聲稱已利用IBM的藍基因(Blue Gene)超級計算機,成功模擬了部分鼠腦。

在李世乭不敵AlphaGo後,南韓總統朴槿惠希望扶植AI產業,政府的投資額將達8.4億美元。多虧這次AlphaGo的衝擊,南韓才能在為時已晚之前,了解人工智能的重要性。部分鉅資將首先用於建立一個人工智能中心,同時也向私人企業如三星、LG開放投資的可能性。

筆者從事IT行業多年,認識不少對人工智能有研究的科技人,大多數都覺得香港沒有資源和人才在人工智能作突破性發展,但看到非科研大國的瑞士和南韓都如此重視人工智能,港人(包括筆者)和香港政府應否再審視對科技,特別是人工智能發展的眼光和視野?

林南生

香港電腦學會會員,雲端運算專題組召集人,大數據及商業智慧專題組委員會成員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